姐弟二人自幼父母双亡 弟弟患病姐姐欲捐肾救助

发布日期:2021-06-05 04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本港台现场同步报码室,金黔在线讯 晴隆县花贡镇花贡村莫家组的郑家姐弟,自幼父母双亡,姐弟俩相依为命10多年。为给弟弟治病,姐弟俩三年前来到福建省石狮市务工。去年,20岁的弟弟因被诊断出患有尿毒症,姐姐欲捐肾给弟弟,但面对高额的手术费束手无策。

  郑登娥今年21岁,其弟郑登洪20岁,他们到福建的石狮市务工已有3年多。“我弟弟出生三个月后,父亲就因患肠癌去世,母亲独自挑起了生活的重担。”郑登娥说,尽管生活清苦,但没挨冻受饿。可弟弟8岁时,被查出患有慢性肾炎,为给弟弟治病,9岁的她小学没毕业,就随母亲下煤窑挖煤挣钱。

  郑登娥说,当时母亲要供养他们姐弟俩,又要给弟弟看病,挖煤的钱根本不够用。那些年,弟弟的病只能断断续续地治疗,未能根治。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。在郑登娥15岁时,41岁的母亲在挖煤时突遇事故不幸遇难,家里的重担便压在了她的身上。

  母亲出事后,郑登娥再也不敢下煤窑。此后,她经过亲戚的介绍,到当地晴隆县城的一家餐馆打工,用每月200元的工资供弟弟上完初中,而给弟弟治病的事,就这样一直搁浅下来。

  2006年,为了能够多挣钱给弟弟治病,姐弟俩来到福建省石狮市打工。姐姐与同在石狮打工的老乡罗洪结婚,弟弟则在一家摩托车维修店修车。

  郑登洪去年到当地的医院检查出病情恶化后,郑登娥和丈夫带着弟弟先后到泉州第一医院、180医院和南京军区福州总院治疗,姐姐一家原本计划今年春节回家盖房的5万元已花费殆尽,而每次血液透析还得花费800元。

  郑登娥不想失去与她相依多年的弟弟。因此,她决定把她的一个肾移植给弟弟,但让她头疼的是需要10万多元的手术费。这笔钱对于她和丈夫来说,无疑是个天文数字。

  郑登娥说,现在他们唯一值钱的就是一辆摩托车,大约能值2000多块钱,可以做两次透血,如果停止做透血,弟弟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。

  郑登娥的儿子才40多天,如果她失去一个肾,对于未来养育儿女会有影响,但郑登娥已无法顾及太多。

  1月28日,石狮市委书记黄源水,市政协副主席、市总工会主席黄章煌,中华石狮慈善总会会长蔡志从及石狮市委办、民政局、灵秀镇有关负责人,来到位于石狮市灵秀钞坑亲切看望与不幸命运抗争的郑登娥姐弟俩,并为救助患尿毒症的郑登洪商议对策。

  “来到石狮,你们就是石狮人!”黄书记一句平实的线岁的郑登娥热泪盈眶。郑登娥说,当天他们收到了石狮市有关部门送来的8000元慰问金。

  “看望过程中,黄书记对我们的不幸非常同情,他希望我们尽快到医院进行肾移植配对,争取早日实施肾移植手术。”郑登娥告诉记者,黄书记还安慰她说:“既然来到石狮务工,你们就是石狮人,石狮市委、市政府将想方设法帮助你们渡过难关。”同时,黄书记还嘱咐相关单位负责人要共同努力,全力挽救她弟弟郑登洪年轻的生命!

  据了解,石狮市团市委、市科技文体旅游局及青年志愿者协会于1月31日上午已组织相关人员上街进行募捐活动,并将于明日晚举行捐赠晚会,为郑家姐弟俩献爱心。

  1月31日上午,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石狮市女士向郑登娥姐弟俩捐款5000元。另有一位施先生向郑家姐弟捐款1000元。

  2月2日上午,郑登娥的丈夫罗洪告诉记者,当地陈光社区通过卖爱心床的方式募捐了15700元现金。2月1日,贵州驻闽南商会负责人来到郑登洪的住处,为郑登洪送来1万元。

  医生告诉郑登娥,郑登洪目前双肾已萎缩,在未实施肾移植手术的情况下,必须定期进行血液透析并配合药物治疗,否则难以维持生命,应尽早实施肾移植手术。手术费用将达15万元左右,若由医院寻找肾源则需要增加数万元。

  “10多年来,姐姐就是母亲,为了养活我她吃尽了苦头,在遇到困难时,她常常鼓励我要好好活下去。”郑登洪在电话中这样对记者说,如果没有姐姐,他可能早就离开了人世。

  晴隆县花贡镇党委书记付明勇在接受采访时说,郑家姐弟的遭遇得到石狮市委书记关注,并亲自前往看望姐弟俩,他代表镇党委、政府表示衷心的感谢!同时,镇党委、政府也在想办法帮助姐弟俩。

  付书记还说,石狮人民的善举,让郑家姐弟看到了希望的曙光,也必将感动所有在石狮的外来务工者。

  *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,请点击右上角“新用户注册”进行注册!

  沈阳男子曾令军在这不足20平方米的厕所小家生活了五年,还娶了媳妇,生了大胖儿子……